男人眼中 阿拉伯酋长之妻最神秘

2013-08-01 16:34:43 来源:男性健康网

[摘要]

有句话说距离产生美感,神秘产生大美。在大部分男人眼中,阿拉伯酋长之妻最神秘,她们的神秘源自于她们的那层面纱!美国一家时尚杂志曾经针对经常出国旅游,且年龄在25岁至35岁之间的500名单身男士做过一项很有意......

男人眼中 阿拉伯酋长之妻最神秘

有句话说距离产生美感,神秘产生大美。在大部分男人眼中,阿拉伯酋长之妻最神秘,她们的神秘源自于她们的那层面纱!

美国一家时尚杂志曾经针对经常出国旅游,且年龄在25岁至35岁之间的500名单身男士做过一项很有意思的调查:什么样的女人最吸引你?

1、亲切可爱的美国邻家女孩;

2、热情奔放的法国性感女郎;

3、温柔体贴的日本家庭主妇;

4、神秘妖娆的阿拉伯酋长之妻。

答案出乎意料,70%以上的单身男士不约而同选择了第4。他们给出的理由是:阿拉伯女人出门在外总是裹得严严实实的,除了一双眼睛,其他地方看上去都那么“云遮雾绕”,太让人浮想联翩了。他们总想撩开那层神秘的面纱,一探究竟。

在美丽、可爱、性感、温柔、神秘等女性吸引男性的诸多特质中:神秘当仁不让地排在了第一位。

日本文学大师川端康成1968年凭借《雪国》等三部中篇小说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。我很喜欢《雪国》,在这部美得令人心碎的小说中,川端康成塑造了两位性格迥异的少女形象:一个是热情直率的驹子,一个是神秘寡言的叶子,一个美得洁净,一个美得悲凉。

书中的男主人公青年舞蹈家岛村,时而恋着驹子,时而又不知不觉地对叶子流露出倾慕之意。其实,叶子在书中出场并不多,却总是让岛村魂牵梦萦,何故?因为叶子身上体现出了一种不可言说的幽玄之美,这也是日本的传统文化之美。

小说一开场,在大雪皑皑的黄昏,岛村乘火车前往雪国,坐在车窗旁百无聊赖的他忽然发现窗玻璃上映出了一只姑娘的眼睛,那就是第一眼见到的叶子。

“他定神一看,原来是对座那个女人的形象。外面昏暗下来,车厢里的灯亮了。这样,窗玻璃就成了一面镜子。就像是在梦中看见了幻影一样----黄昏的景色在镜后移动着,镜面映现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在晃动,这使岛村看入了神,他渐渐地忘却了镜子的存在,只觉得姑娘好像漂浮在流逝的暮景之中。”

对此,翻译此文的叶渭渠先生在他所着的《物哀与幽玄——日本人的美意识》一书中这样阐释:幽玄是日本传统美的主流,它包含神秘、余情和幽艳三个要素。这种幽玄美的审美情趣,带有禅宗的虚无色彩,有种“若隐若现、欲露不露”的含蓄之味。它好似一剂蒙汗药,让男人晕眩,使男人迷失——不经意间,把岛村拖进了爱的泥沼之中。

 

神秘女人让男人无法抗拒

不光是川端康成笔下的日本少女,香港导演王家卫在银幕上精心打造的中国女性也是那样神秘莫测:《重庆森林》中的林青霞,每次在金城武面前闪现,都带着黑色的大墨镜,《花样年华》中的张曼玉,跟梁朝伟暧昧之时,高领旗袍下一径开着个小口,露出光滑如玉的颈;她们神态迷离,行踪不定,她们总是留下一半儿的恋情,然后转身离去,她们看上去是那样的遥不可及,却能让男人留下一辈子的回忆。

可见:女人的魅力首先不在于美丽,而在于神秘。恋爱中的男人为什么大都喜欢长发飘飘的女子?头乌黑的长发宛若一层黑色的面纱,遮住了女人半边的脸,也勾起了男人探索发现的欲望。相反,很多男人最害怕的则是女人在结婚之后剪掉长发,体重大增,埋怨絮叨,不再工作。

在男人眼中,女人总是神秘的、奇特的、每每出人意料的,像猫,像狐狸,要不美丽妖娆的女人怎么都被称作狐狸精呢?

这样的差异,也造成了男人对女人普遍存在的矛盾情感:一方面,男人害怕他的力量会被女人攫取,害怕他的财富被女人夺走,害怕女人的神秘和妖娆像座无底深渊,把他吞噬,这突出表现在中国古代文人笔下的英雄好汉大都“无性无欲”。

远离女色,西天取经路上的唐僧见了美貌女子就像老鼠见了猫,因为她们无一例外都要吃“唐僧肉”,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古训更是旗帜鲜明地反映出了男人的“恐女心态”:美女是猛兽,会吸取男人的阳气,沉湎女色会使男人醉生梦死全无斗志,在聊斋中,女鬼聂小倩美艳绝伦,但她只要把男人勾上床,就会变成一只可怕的吸血鬼。

日本的神话中有这样一个奇特的故事:两个女子被一群妖魔追赶,走投无路,巧遇女神,女神要她们露出羞部,她们照办,结果把妖魔吓跑了。这个故事流传至今,可见,在中日两国的文化中,女性最神秘的部位都具有无穷的杀伤力。

另一方面,男人野生动物的本性又使得他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向往,面对一个陌生而又充满挑逗的异性,他的好奇心被挑起,他的征服欲被激发,他要跃跃欲试,奋起直追。

在情场上,男人永远是个探险家,就像好莱坞经典动作片《夺宝奇兵》里面那个印第安纳-琼斯博士一样,对未知的世界满怀憧憬,神秘的女人对男人来说,就像撒哈拉沙漠,就像埃及金字塔,高深莫测又极具诱惑。

这也符合弗洛伊德在《爱情心理学》一书中所分析的,男人为什么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爱上“危险的坏女人”,因为危险就意味着挑战和刺激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

分享到: